<fieldset id='zow00'></fieldset>

    <i id='zow00'></i>

      <code id='zow00'><strong id='zow00'></strong></code>

    1. <i id='zow00'><div id='zow00'><ins id='zow00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<span id='zow00'></span>
    2. <tr id='zow00'><strong id='zow00'></strong><small id='zow00'></small><button id='zow00'></button><li id='zow00'><noscript id='zow00'><big id='zow00'></big><dt id='zow00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zow00'><table id='zow00'><blockquote id='zow00'><tbody id='zow00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zow00'></u><kbd id='zow00'><kbd id='zow00'></kbd></kbd>
    3. <dl id='zow00'></dl>

      1. <acronym id='zow00'><em id='zow00'></em><td id='zow00'><div id='zow00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zow00'><big id='zow00'><big id='zow00'></big><legend id='zow00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<ins id='zow00'></ins>
        1. 蘭州“特殊兒童”的庇護工場:教會生存技能很重要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8

            中新網蘭州6月7日電 (楊娜 高瑩)試營業已經過去瞭近一個月的時間 ,六月初 ,腦癱女孩欣欣(化名)穿戴整齊  ,在甘肅蘭州一傢快餐店內忙碌  。作為一名服務員  ,她從最初的膽怯羞澀到現在可以小聲地詢問顧客的需求  ,並且能夠獨立完成一杯較復雜的新鮮果昔的制作  。

            上班打卡之後  ,欣欣和同伴們一起打掃衛生  ,擦桌子掃地倒垃圾  ,忙碌結束  ,他們站在店門口開始等待第一位顧客的到來  。老師教過他們 ,每當有顧客進門的時候  ,需要微笑著說“歡迎光臨” 。

            一個月的學習訓練  ,他們記住瞭這個要求 ,可依然學不會變通  。有的顧客出門接聽電話  ,再回來的時候  ,還是可以聽到聲音洪亮的“歡迎光臨” 。對於這傢店的服務員們來說  ,他們不會判斷前後進門的是同一個人  。

            “90後”姑娘王蕾是蘭州凡塵安星特殊兒童教育中心的就業輔導員  ,也是欣欣及店裡其他服務員的老師  。看著這群十六七歲的孩子 ,王蕾有時候會苦笑著扶一扶眼鏡  ,然後繼續重復教授已經強調過很多遍的內容  。

            作為學校裡年紀較大的“特殊兒童”  ,王蕾稱 ,他們需要在學習基本課程的同時  ,開始學習生存的技能  ,為將來走出學校  ,融入社會做準備  。為此  ,凡塵安星特殊兒童教育中心聯合愛心人士  ,創辦瞭青年職業訓練庇護工場  ,提供就業培訓機會  ,讓這些“特殊兒童”能真正接觸社會  。

            結束瞭就業指導  ,王蕾帶領學校裡的適齡青少年來到餐廳 ,從服務員做起  ,讓他們學習就業技能  。心智障礙的他們無法完全理解王老師教授的內容 ,細枝末節的規定和要求  ,王蕾每天需要提醒很多遍  。

            理解能力弱、動作遲緩、學習障礙等因素都導致瞭這些孩子在服務顧客的時候  ,無法做到盡善盡美  。他們會在客人沒有結束用餐的時候  ,收走餐盤  ,會在端飲料的時候不小心將其灑到桌子上  。

            臨近中午  ,在附近上班的孫磊帶著幾個同事來到店裡吃午餐  ,點餐之後  ,孫磊為同事們介紹店裡的幾個服務員  。從朋友圈瞭解到這傢店的情況之後  ,孫磊決定帶著同事朋友來消費 ,盡自己所能為這些“特殊”的服務員做些事情  。

            “平時生活中沒有接觸過這類孩子  ,他們很善良  ,很可愛  。”等餐的時候  ,孫磊和旁邊正在擦桌子的男生打招呼  ,對於他們不甚完美的服務質量  ,孫磊覺得走進這傢店的顧客  ,應該用更加寬容的態度對待這群“特殊”的服務員  ,她也相信他們會做得越來越好  。

            王蕾不太願意稱這群孩子為“特殊兒童”  ,在她眼裡 ,他們和普通的少年兒童沒有太大的區別  ,隻是學習的過程會更加漫長和艱辛  。王蕾希望通過在庇護工場的學習  ,能教給他們養活自己的本領 ,走出學校之後 ,他們能和其他同齡人一樣  ,就業、生活  。(完)